为什么要保障堕胎权

我同时支持“高院将堕胎权移出宪法”和“女性拥有堕胎权”,但支持最高院仅因为这是符合法治程序的行为。下面从多个角度说明为什么“拥有堕胎权”及禁止该权利的后果(指正常怀孕的堕胎权,被侵犯等特殊情况必须拥有堕胎权,这里不讨论):

1.(理论解释)
我们无法完全仅从逻辑推导人有什么样的权利,这种尝试最终一定会落到“神赋予了人神圣的某种属性”上。 因此我们需要做出一些(在多数人看来)合理的假设并以此为基础。
我们假设存在这一事实:人渴望尽可能多的自由(权利)
因此我们可以发现:对个人权利限制的法律条文是为了增加当前社会所有个体可以行使的总权利数。(这种权利限制通常意味着拥有该权利会导致社会混乱。比如说禁止杀人。因为如果允许杀人的话社会秩序混乱,人事实上可以行使的其他权利反而变少了,比如甚至不敢出门)
反观堕胎权,个体行使堕胎权对社会当前运作的影响几乎为零,并不会减少人们的其他权利,而仅仅是凭空剥夺了人的一个权力/自由而已。
因此根据假设,堕胎权早晚会回到人们手中。

2.(第二种理论解释)
我们可以从其他假设来验证上述结论。
我们假设存在这一事实:人会区分“我们”与“他们”,且优先考虑“我们”的利益。(这里的”我们“是主观任意的,可以是我自己,家人,朋友,同事,同学等等)
我们分三类研究“夫妻”这个对象:
a. 对于“已确认不要小孩”的夫妻:很明显,夫妻二人属于“我们”而未来意外怀孕的孩子不属于(这里强调未来二字),因此这样的夫妻会保证堕胎权来保证自己的生活。
b. 对于“已确认要生小孩”的夫妻:堕胎权对其并不重要,其可能选择“限制”或“不限制”他人的堕胎权
c. 对于 “暂不明确”的夫妻:为保证其对未来的选择权,会更倾向于“保留堕胎权”,否则意味着其只能选择情况b。
因此只要“确认要小孩”且“想要限制他人堕胎权”的人不超过50%,堕胎权最终会回到人们手中。

(现实的小采访)
这两天刚好和朋友们讨论过这个问题,有以下发现:
a. 很少有人是坚定的“某一派”,会根据当前党派的政策是否符合其期望来决定投票
b. 很多本想投共和党的朋友为了本州的堕胎权转投民主党
c. 部分朋友希望搬去有堕胎权的州
因此发现共和党禁止堕胎的政策反而会导致一些所谓中产“摇摆选民”转投民主党,即使是在加州洛杉矶这种地方。(这同时证明了堕胎权对他们的重要性)
可能会导致红州技术人才流出。

(可能糟糕的未来)
或许可以批判,但不得不承认有下述这种人:因为夫妇都不喜欢小孩但被迫生育。导致其仅给予孩子法律规定的最低限度抚养。因此堕胎权所“保护的孩子”也未必是幸福的。

Leave a Reply